类别:实用小技巧 / 日期:2021-03-03 / 浏览:10 / 评论:0

隐形将军韩练成的传奇生涯:一句话葬送了74师 蜜蜂养殖交流群:885162638

作为在蒋介石身边参与最高机密的智囊,他同时却与周恩来保持着密切的单线联系。

国民党党史专家称他为“导致神州陆沉的军事共谍”,蒋介石次子蒋纬国称他为“潜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

毛泽东称赞他:“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

周恩来称他为“没有办理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朱德赞扬他“为党、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李克农称他为“隐形人”。

作为“隐形将军”韩练成的独子,63岁的韩兢最近特别忙。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许多机构和学校邀请他去作报告,讲述韩练成的传奇人生。

“韩兢工作室”的一角,摆放着一尊韩练成的半身塑像,栩栩如生、英气逼人。“过几天,塑像就要赠送给父亲的母校——宁夏固原一中。”韩兢说。

每天,韩兢就在父亲目光的注视下,搜集、整理和编写有关父亲传奇经历的材料。他历时20多年整理编写的《隐形将军》出版后引起强烈反响,同名电视剧也在全国多个电视台热播。

火车站救驾有功 蒋特批进入黄埔

1909年出生的韩练成,自幼家境贫寒。为了让他长大后能出人头地,勤劳朴实的父母坚持自己受苦也要让儿子进私塾。

“1925年,我父亲16岁那年,来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韩兢说,当时黄埔军校到固原城招收学生,但报考条件必须要中学毕业。

韩练成的母亲一心希望儿子当上军官,便从做零工的东家借来甘肃省立第二中学韩圭璋的毕业文凭,让韩练成冒名报考黄埔军校。然而招生的老师却把名为“韩圭璋”的韩练成带到银川,进入了西北陆军第七师军官教导队,当了一名学兵。

1926年9月,马鸿逵的陆军第七师编为西北国民联军第四军,参加北伐战争。“韩圭璋”担任军警卫手枪营排长,随军向西安进发。联军总司令冯玉祥推行“联俄、联共”政策,联军总政治部派来共产党员刘志丹出任政治处长,传播新思想、新作风。

“刘志丹是我父亲接触比较早的共产党员,对他起到了启蒙作用。”韩兢说,刘志丹认准“韩圭璋”是个好苗子,发给他一份“革命军人登记表”,指定专人作为培养他加入共产党的联系人。

可惜的是,由于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刘志丹等共产党人被“礼送出境”,韩练成还没入党就和组织断了联系。

1929年,军阀混战全面爆发。5月,冯玉祥通电讨蒋,而属下马鸿逵等部先后投蒋倒冯,马部被改编为讨逆军第十五路军。1930年,蒋、冯主力在豫东鏖战,蒋介石在归德火车站的“总司令列车行营”上指挥作战。

当时,韩圭璋已任马鸿逵部第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守备归德。当冯玉祥的军队包围了蒋介石的“列车行营”时,韩圭璋奉命前去“救驾”。危急之下,韩圭璋率部冲入火车站,成功解围。

“这场‘勤王’之战,彻底改变了我父亲的命运。”韩兢说,韩练成因此被召进“总司令列车行营”,第一次受到蒋介石的接见。

出于习惯,蒋介石像往常一样,以黄埔军校校长对下属的口气问话:“你是几期的毕业生啊?”在蒋介石看来,英勇善战的将领,一定是黄埔军校生。

当他得知韩练成不是黄埔的学生时,颁发手谕,特批韩练成为黄埔军校的三期生,列入学籍。由于黄埔系在国民党军队具有特殊的重要地位,因此许多人说:“韩练成被蒋介石‘赏穿黄马褂’。”也因此奠定了他在国民党军队内的迅速上升之路。

不久,蒋介石手谕江苏省主席陈果夫:“学生韩练成,着以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尽先任用。”

从此,韩练成脱离西北军,进入蒋的黄埔系,先后担任江苏省保安干部训练团主任、省保安处副处长、独立第十一旅旅长、镇江警备司令等职,1935年春晋升为少将。

“银弹”面前更清醒 筹划秘密联络共产党

仕途顺利,家庭幸福,并没有让韩练成就此享受,他迫切希望有一个用武之地能够报效国家、报答校长知遇之恩。但他不赞同蒋介石的“剿共”政策,相反,对共产党发表的《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和宋庆龄、何香凝等人士发表的《中国人民对日作战基本纲领》持积极拥护的态度。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对督促“剿共”的蒋介石发动兵谏。陆军大学为此停课,教育长杨杰要求教员、学员推测事变走向、推演事变对策。

正在陆大学习的韩练成的分析是:“兵者,以武为植,以文为种”,这次事变是因政治而起,必须由政治途径解决。他提出的这一对策与众多师生不同,但与教育长杨杰“由蒋主动,和平解决”之上策不谋而合。杨杰此前曾因韩练成归德救蒋认为他是“一个有战术头脑的勇将”,此时更是刮目相看,认为他已经成为“一个有战略眼光的将才”,因此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推荐其去德国学习军事。

韩练成开始恶补德文,尽管后来并未成行,但从德国教官身上学到治学严谨的作风,行为、举止发生很大改变,以致许多国军将领误认其是在德国深造过的军官。

“七七事变”后,身在陆大的韩练成主动请缨要求去前线,当时的副总参谋长白崇禧在北伐与直奉联军作战时,就对韩练成的英勇表现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此保荐他担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高级参谋,并指派他为李、白两人与各方联络的军事代表。已被蒋介石钦点列入黄埔系的韩练成,此时又进入以李宗仁、白崇禧为代表的桂系视线。

1939年,韩练成在昆仑关战役后升任师长,蒋介石非常高兴,给了他一笔5万元的特支费,要他与各方人士联络感情,站稳脚跟。

“我父亲事后知道,蒋介石笼络有价值的师长用4万元至5万元,笼络军长要15万元至20万元,对级别更高的将领,那就更多了。”韩兢说,“蒋介石的‘银弹’不但没有将父亲打倒,反而使他更加清醒。”

1942年2月,韩练成升任第十六集团军参谋长,晋升中将军衔。不久,国防研究院在重庆复兴关成立,蒋介石兼任院长,指名调韩练成入第一期作研究员。

韩练成综合各种情报、数据分析:抗战四年来,中国战场牵制着日军35个师团,接近日本全国陆军51个师团的7成;其中共产党的军队包括地方游击队也不过只有50万人,却抗击着日军21个师团35万人和62万伪军,这是侵华日军的60%和90%以上的伪军。

谁是真抗日,谁是假抗日,在数据面前,一目了然。韩练成一边潜心研究,一边筹划秘密联络共产党。

评论区

ad2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