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实用小技巧 / 日期:2021-02-07 / 浏览:8 / 评论:0

乾隆与京城美食“叫花鸡”)

  我们都知道,在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一些特色美食、特色小吃。叫花鸡就是京城当中的一道名菜,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叫花鸡这道菜跟我们当年的乾隆皇帝有着一定的关系。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从饮食文化的角度一起来寻找答案吧!

  京菜中有一道名菜,其菜名很有趣,叫“叫化鸡”又叫“富贵鸡”,用截然不同的贫富两极词汇来命名这道菜是有来由的:“叫化鸡”原出于浙江杭州,是一些穷苦难民即“叫化子”或偷或讨来的鸡,经过烧热的土句熟而成,本是不登大雅之堂街头菜。

  当年那位清乾隆皇帝微服出访江南,不小心弄得破衣烂衫流落街头。其中一个叫化子头看他可怜,便把自认为美食的“叫化鸡”送给他吃,乾隆困饿交加,当然觉得这鸡异常好吃,急问其名,叫化头不好意思说这鸡叫“叫化鸡”,便胡吹这鸡叫“富贵鸡”。

  乾隆就说这“富贵鸡”好吃。事后才知道这个流浪汉就是当今皇上。这“叫化鸡”也因为皇上金口一开成了“富贵鸡”。成为名菜。

  叫花鸡文化:
  叫花鸡经常出现在中国的故事小说里,商家绞尽脑汁想像洪七公当年吃过的美食,洪七公最想念的,却是第一次见面黄蓉撕给她的那半只带着鸡屁股的叫花鸡。叫花鸡是江苏常熟的传统名菜,明末清初,常熟虞山脚下一个叫花子偷鸡之后一无炊具二无调料三无煺毛的开水,杀鸡后掏出内脏,糊上泥巴,堆积些败枝松叶烤了起来。此DIY吃法可能早就被叫花子们发明了,因此金庸将常熟叫花鸡提前到南宋年间,也似乎说得过去。

  林语堂的《瞬息京华》里也写了叫花鸡,丧女后的木兰追求心灵的平静,仿照常熟烹法做叫花鸡,蘸酱油吃。林语堂借了她的口谈对美食的看法:“鸡本来有其美质,过多的引发、填塞、添加佐料和香料只会分散其纯净的美。”对此黄蓉颇有同感,她最拿手的菜不是“二十四桥明月夜”,反是最最家常的炒白菜、蒸豆腐、炖鸡蛋。

  按照黄、林二人理论,现在苏州常熟王四酒家和杭州楼外楼的招牌菜叫花鸡,显然已经变味。黄蓉的“叫花鸡”是烤得一会儿泥中便透出甜香,待湿泥干透就可食用;木兰的“叫花鸡”只需二三十分钟,现在的“叫花鸡”却要烘煨四五个小时,而且鸡膛内填满了肫片、虾仁、火腿丁、香菇丁等各种配料及调料,先裹新鲜荷叶,后糊泥土,重重包裹。这样的叫花鸡改名为“贵族鸡”反而贴切。

  泥土和荷叶可以说是这到菜的精髓,成品的菜肴,敲开外面的泥土会有气体出来,鸡香中带有荷叶和泥土的清香,最好选择小河底的淤泥,密封性好,现在想真正的叫花鸡还是比较困难的,而且烤制中,最好用柴火。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驯养鸡的国家,据考古学家推算至少有六七千年的历史。鸡被制为菜肴的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礼记》,《齐民要术》中记有“五味脯”、“鸡羹”、“蒸鸡”等鸡馔。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以鸡烹制的菜肴越来越丰富,至清代《随园食单》记有30种,《调鼎集》则达到108种。而且除毛外,鸡身上其他部分皆可入馔成菜。以鸡制成的名菜各菜系均有所称——北京的白露鸡,山东的德州扒鸡、黄焖鸡块,广东的白斩鸡,四川的棒棒鸡、怪味鸡块等等。有趣的是虽然制法各有其妙,但说起来还是叫花鸡最有创意。“道法自然”,叫花子在饥不可耐的情况下,得到大自然的点化,就地取材,成就了人间的一道美味。

  您可能也喜欢:
  饮食文化:北京小吃的来历
  饮食文化:北京全聚德烤鸭文化
  详解:山东饮食文化传统民俗
  详解:韩国饮食文化

评论区

ad2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